2011-08-23

想拯救港大,請放棄港大


(圖片來源)

連日來的大學鬧劇裏,最有趣的一句,莫過於港大校長徐立之說的︰「香港大學已經不是香港的大學,而是中國國土上一個國際大學。」有趣在於坦白,無可奈何在於坦白得過份。

你說堂堂百年大學,向中國政權獻媚,是,又如何?說實在,這位校長比香港人更香港人,他知道甚麼叫做原則,然後原則是可以用來賣的,他知道甚麼叫做形勢,然後形勢是用來跟隨而不是扭轉的。香港大學在他的手裏,就像冷宮裏的妃子,「終於等到中央的寵幸,飛黃騰達看今朝」。既然如此,為甚麼還保留國殤之柱?正如今日很多香港人所想,這些是籌碼,是用來交換更高賞賜的籌碼,就像很多人心裏所認定香港反叛精神的真正價值。

你知道社會裏的人,是如何評價大學生嗎?尤其是那些高呼口號的大學生?幼稚。每年幾多畢業生從校園走出社會,成為了民望甚低的政府裏的人,成為了中港兩邊走的成功商人,成為了地產商的人,成為了親中團體的人,每一年都帶來相同的問題,昔日投入參與社會運動的大學同學,今日加入了他們所敵對的人,甚至變成他們一樣,為甚麼?大學生啊,你太幼稚,這是因為他們見識過人類真正的惡意與誘惑。

你想說你也明白?就讓徐校長告訴你,香港大學早已變質,已不是昔日那傳說中孕育革命烈士、知識份子的殿堂,而是一間待價而沽的歷史建築,在權力面前,這只是政治的工具,如果你真的想堅持那屬於香港人的核心價值,例如言論自由,你可以選擇轉校,甚至直接退學。這就是惡意與誘惑。

你說你要堅守在這裏,因為香港大學有她優秀的本質與傳統。如果你所說的傳統,就例如孫中山的革命精神,那麼你更加需要放棄香港大學。滿清政府268年,中國帝制5000年,任何一個都比香港大學更有歷史,更有傳統,而孫中山就是要推翻它。校長親口證實港大跟隨了香港的變化,大家都是北望大陸,臣服於中央的政權與金權,小小的香港只是踏腳之石,港大不是港大,如果你要保衛港大的精神,就唯有帶走它。

但你不會。在社會的惡意與誘惑之下,港大學生不會放棄這個學位,即使嶺南拒絕了政治獻媚,而嶺南亦收你做學生,你也寧願留在港大;如果港大收了你的弟弟進醫科,就算你幾討厭地產霸權,你都不會叫他reject offer,別進甚麼李嘉誠醫學院。因為沒有了港大學生這個身份,你甚麼都不是。不要整天說「香港人甚麼甚麼」,就說學生自己,既然你在利益面前你會妥協︰「搵食姐」,為甚麼徐校長不能「搵食姐」?根本香港人,香港大學,學生與校長,一脈相承。

每年幾多同學,跟隨學長出去喊口號、悼六四,然後在社會裏經歷過「搵食艱難」,終於就學會了找個好靠山,中央政府一手硬一手軟,香港早就不是1989年的香港,大潮流全世界都要給面子領導人,無論你如何不願意,就算美國也得給中國好臉色,她從來都沒有否認過中央這個政權,也不會在領導人訪美時要求平反六四,更何況你?下次到習近平,歷史會一再重演。

你可以用腳投票,選擇放棄港大,這是拯救港大的唯一辦法。然而你不會,並且在不久的將來,你會感激推你進後巷再禁錮你的那位公安,「信我啦,局長冇呃你既」。

The Nok

10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咁應該點做呢?

匿名 提到...

閣下對徐校長很熟悉嗎?
何以只憑藉是次事件就對他作出人身評擊?
徐校長絕非「搵食姐」之流.
過去幾年他為港大學生爭取的有目共睹.

"根本香港人,香港大學,學生與校長,一脈相承。 " 又是否以偏概全呢?

匿名 提到...

講得冇錯,我都認為人應該重現實,
所以娼妓應該大眾化,因為男人現實上係有需要,
大家都應該可以明目張膽去叫雞.

另外應該推祟鄧小平主席思想,不管黑貓白貓,捉到老鼠就好貓,為左利益不擇心段係應份,d阻礙發展既窮人老人掃埋一二邊就可以,

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,要成功就要無恥,要發達就要仆街,理得佢咩孔子孟子,有錢就認係佢乾兒子,再唔係要老婆幫佢生兒子都冇問題.

The Nok 提到...

個個都匿名,覆起黎真係唔容易。

1) 閣下對徐校長很熟悉嗎?
點先叫做熟?

2) 徐校長絕非「搵食姐」之流.
你對佢有幾熟?

3) 過去幾年他為港大學生爭取的有目共睹.
我唔係討論佢過去幾年如何,而係討論佢果句對白所帶出黎既意思,乜篇文真係咁難明咩?

4) 人身攻擊
你係咪唔明咩叫人身攻擊?

5) 講得冇錯,我都認為人應該重現實...
從文章係引唔出呢個結論
請重讀

匿名 提到...

5) 講得冇錯,我都認為人應該重現實...
從文章係引唔出呢個結論
請重讀


說實在,這位校長比香港人更香港人,他知道甚麼叫做原則,然後原則是可以用來賣的,他知道甚麼叫做形勢,然後形勢是用來跟隨而不是扭轉的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你一開始已經講左,下面都唔洗哂時間再搵

The Nok 提到...

校長如何表現
跟人應該點做有咩關係?

Kelvin 提到...

可能有點題外話。

我以往也是NOK兄所提到「社會裏的人」,認為這班天之驕子大部份都是腦殘。但最近曾與一位畢業於香港大學的朋友談到這問題,這朋友雖然熱愛他的學校,但沒有因為畢業於這所頂級大學而自滿,這態度真是難能可貴。他對大學生有這種看法,差不多每一個大學生在選科沒有明確方向,為學歷而學習,讀甚麼也可,總比沒有OFFER好,當我們用1x甚至2x年的工作經驗去批判這些茅屋還未出的年青人,有點大蝦細的感覺。香港教育從沒有一項評核準則是「成熟」,大學生是幼稚也是無可奈何。

一個十七歲零十一個月大的人和一個十八歲的人,可以有甚麼差別?「成年人」這名號就用一個提煉出來嗎?所謂大學生,只不過是一個渡過了中七暑期的年青人。知識從來沒有向我們承諾,會同時間將智慧交給我們。

我們對大學生的要求,是否大苛刻?

當然,學生知道「強者」害怕落得「大蝦細,俾屎餵」的下場,依仗「弱者」的身份,為所欲為。這是延伸的問題。

The Nok 提到...

re Kevin,

頗有趣的看法,一幣兩面。

社會的人帶著偏見與自義,批判還在成長中的學生;同時,學生自恃學生,做事僅憑熱血。兩者形成衝突實在糾纏不清。

Kevin 你不如都寫blog啦,看你的留言頗有想法的。

Kelvin 提到...

Re Nok,

其實偶然也會寫點文章放在Facebook,但這類帶點政治味道的文章恕我不懂寫。XD

The Nok 提到...

re Kelvin,

我也很少寫……說實話,我都不太喜歡這些題材 XD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