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-07-09

記仇

看得太多壞腦的勵志叢書,真的以為「forgive」來自於「forget」,所謂寬恕,就是時間沖淡一切,唯有忘記才能稱作原諒,也因此相信了如果要饒恕別人,就必須忘記他的作所作為。可惜,我的記憶力還是太好。

對於甚麼有記憶力,人人不同,例如某些人非常擅長記住異性,看過一眼,見過一面,知道了名字,就永遠記住,越漂亮越記得牢固;又例如某些人輕易就記住了日期,是球賽日期,絕不會弄錯,有些更進一步連賠率都記住了;又有些人很擅於記住歌詞及音律,甚至天份高得可以即席自彈自唱。至於大多數人,記憶力深受情緒影響,越強烈的情緒事件,越會記住。

而我就擅於記住負面的事,被傷害、傷害人通通都記住,相比之下,快樂的時光與幸福的日子,印象總會一直一直模糊下去,除非被故意提醒。就這一點而言,是頗令人苦惱,因為這不單是情緒選項的問題,還多少涉及道德情操,試問一個經常記著別人缺點的人,怎會經常寬容的待人,客觀的看事呢?

是很深刻的,尤其是某些人的嘴臉,看過一次,無法忘記。或者他已經改過,又可能他會為此而後悔,但如果他就沒有如此戲劇化的面對我而道歉,就無法讓我忘記;又或者某些被人說吹捧得太重要的人,例如親戚,甚麼血濃於水,一旦他們壞就令人更難忘記。但事實上,我並不容易記恨一個人,即使他對我不好,因為人的壞總是必然的事實,任何人都壞,但當某些壞是因為我的錯,例如因為我令人討厭,所以他討厭我,於是向我使壞,這種傷害最難忘記。

因為察覺到自己大有問題,所以吸引別人的傷害,使我更為受傷,不禁問自己「我是這麼不堪的嗎?別人是如此厭惡我嗎?」例如我曾被同學暗示為「寄生蟲」,至少十年前了,到今日還是記得清清楚楚,以至於我無法再坦率跟那個人相處,早就成陌路人,因為我無法忘記,也因為我害怕,害怕直到今日,他依然是如此看待我。如此被傷害,令我記恨,因為他在提醒我,我是如此不堪。

無法忘記,也因此無法寬恕,是真的嗎?Forgive 就是來自 Forget?然而我現在相信,正好相反,沒有記住的恨意,就沒有真正的寬恕,如果我忘記了你的惡,又從何說起真正的饒恕?因為你已經不再得罪我,我已無法從你身上嗅出厭惡的氣味,這又如何辯白這是一份寬恕?寬恕的最大敵人,也許不是記仇,而是遺忘。

但矛盾在於,假若我聲稱已經寬恕了你,但我對你的惡依然歷歷在目,半夜醒來還是想起你對我所行的傷害,那麼我還算得上是饒恕,算得上放開仇恨加在你和我身上的枷鎖嗎?很困難,我渴望從今日開始不要再彼此傷害,還希望獲得你真誠的道歉,或者我就可以從恨意的煉獄中假釋,盡力忘記。

也許 Forgive 的真正字根,其實是 Forsake,唯有背棄自己的信條,背叛自己的感受,背離自己的過去,用理智壓倒內心的衝動,一切方會終結。到了最後,還是強逼自己忘記這一切,終能寬恕。雖然,或許,越想忘記,越是記起。

The Nok

1 則留言:

字遊 提到...

下一個判詞太容易
影響卻太深遠
不論說聽兩方,只要仍記得
即使說者有悔意
就算聽者不介意
中間永遠有根刺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