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-07-02

口頭政治與時事

每個人身邊總有幾個口頭政治時事家,他們能夠從美國獨立歷史開始,經過甲午戰爭,分辨三民主義和網球場宣言,再論述本地政制發展的左派與泛民之爭,然後評論中港人口流動問題 (亦即蝗蟲說),到地產霸權、官商勾結及官僚主義,非常關心社會。然而他們卻乞人憎,為甚麼?

講政治,講時事的人很多,梁文道、陶傑、沈旭暉,由一大群學者、博客到 facebook,整個世界有非常多的人在談論時事政治,他們甚至參與社會運動,改變政治生態。但那些討論的口頭政治時事家,跟那些真正值得欣賞的政論者,有甚麼不同?單刀直入 ── 只有政治意見,卻無政治理想,最為討厭。

其實政治與時事,的確與我們的生活大有關係,為甚麼十蚊五個橙,變成十蚊三個,是由千絲萬縷的原因所造成,其中政治政策的影響相當重要。問題是,所謂政治意見,就是動不動就將極大視野的東西,套用在非常個人的事務上,隨隨便便就用上了「公平」「正義」「自由」等概念,卻沒有謹慎處理,自相矛盾、偷換概念亦不自知。

「橙貴了,因為租金上升,租金上升,因為地產霸權,反對地產霸權!反對不公平!」但話題一轉,例如放寬內地人移居香港,「蝗蟲!蝗蟲呀!」那個所謂「公平」的概念就隨事件而改變了。所以我們很容易看到,那些政治 hater,看見政府放寬執法流動小販,就說政府管理不善,選擇性執法,到政府收緊執法小販,又說政府扼殺巿民創業。

說到底,這就是政治意見,無時無刻都只是想發表意見,卻沒有政治理想,是一個永遠的在野份子;但在野黨至少比較旗幟鮮明,是支持自由巿場,還是支持社會主義,都會在其主張和不同的議題上貫徹始終 (理論上),但口頭政治家呢?永遠批評。

為甚麼呢?因為他們所討論的議題,全都是事不關己的,他沒有交租,但會控訴地產霸權,他沒有買樓,但控訴高地價政策,他樓下沒有小販擺檔阻街,但控訴政府驅趕小販,好像很基層很草根很平等主義;一旦事情有關自己,他就忽然沉默,例如當他自己都有炒股時,他從不會說甚麼,因為他並不是反思,他只是吹水,他沒有關懷,他只想表現自己。

所以你會見到那些熱心的口頭政治家,他們會無時無刻轉載所有社會「大」事,但他們從來不會關心自己身邊的問題,他們會企圖改變社會,但從沒有改善過生活上的處境,說到時事他們問你「點解你唔企出黎?」,說到朋友間的困難他們反問「下?唔關我事架喎」「下?都改變唔到架啦」。這時候你就應該明白,為甚麼這些偽熱血青年,會這麼令人討厭。

社會問題很多,背後的問題很大,涉及的知識很深,所以只要事不關己,吹起水來的確很爽。我們隨手都可以鞭劄很多很多社會問題,可以批判政府,喂,小數種族問題、邊青問題、僭建問題、失業問題、貴租問題、學位貶值問題,甚麼都可以。但他自己的問題呢?從不見任何反省與負起責任,因為吹水沒有成本,反省卻有。大抵這也是為甚麼中四學生投身社運之類,會遭到這麼多的嗤之以鼻了。

因為某些人的所謂社運,就是不停「求諸人」,將個人問題說成社會問題,更冠冕之乎問責,貫徹著他一直的人生態度︰不求動手改善景況,只求吹出困難,要別人解決。將命運交托他人之手,可悲。

The Nok

2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應該為呢篇開多個制'超精彩'
水準絕對係近期最高

The Nok 提到...

多謝你
咁直率既稱讚令我覺得好開心

btw,我主要用黎警剔自己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