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-06-19

爭論民主不休

沒有人敢公然反民主,即使是最極權的地方,以民主為旗幟也是必要的,但最開明的地方,卻依然為民主而爭論不休,為甚麼?某部份的原因,在民主之於人類而言,是工具,是目的,還未共識。

如果我們試圖去解釋「民主有甚麼好」,例如「這是最不流血的政權交替方式」或「民主能避免極權統治的發生」,那麼民主顯然就是一種工具,因為它的價值在於達到某種目的,例如不流血地換領導人。似乎繼續推演下去,如果我們找到另一種更有效的工具,則民主就可以隨歷史而消失,因為它的任務已經完成。

這種理解方式的演變,就是即使最核心的民主追求者,都不會堅持自己所信奉的方式就是「唯一真正的民主」,而是公開的、彈性的,容讓不同形式的民主,以最有效的方法達到政治理想。萬一禪讓制度行之有效,大概他們都會為了更有效,而放棄民主政制。

與此同時,另一批人則相信民主本身就有價值的,例如一個無權無勢的婦人,可以透過司法制度,去推翻政府的發展工程,不錯,雖然表面上很阻礙甚麼社會進步,甚至帶來混亂與爭論,但這些爭論本身就是有價值,正是這些爭論證明了民主的意義,就是最小數的人的聲音都被尊重。讓每個人都有發聲與行正義的權力,這就是民主本身及其價值。

這裏沒有甚麼「更有效讓弱勢發聲的制度」,因為只要做到這種效果,那就是民主的,或調轉,所謂民主就是權力制衡、保護小數人、讓爭論變成公義的一部份,所以民主絕不會被淘汰,只會進步,這是無可取代的理想制度。

如果只是爭論該定義民主為「工具」或是「目的」還好,但人們總是要把旁枝逐末都混進來,讓整件事情變得過於複雜,於是我們都搞不清楚自己把民主當成甚麼了。例如示威,數年前五十萬香港人七一遊行,沿途沒有破壞,沒有打架,竟然是和平集結,和平散去,這一回事讓全世界人都看傻了眼︰換著世上任何政權,這等人數上街的話,大抵不是發動政變,就要火燒七日。

到底是光榮,還是羞辱?有些人以此證明香港人正好是民主土壤成熟,發表意見,卻絕不屈從暴力誘惑,以此延續下來還有快樂抗爭、反對議會暴力云云。然後有些人嘲笑這種偽和平,認為這是香港人光說不練,過於和平只有滋長暴政,甚麼快樂抗爭完全是自欺欺人,而聚焦議會暴力是別有用心,模糊真正議題的重點。

然後,把「外國」例子拿來使用,例如英國、希臘、西班牙、法國等民主政制被稱為相對成熟、公民意識也理應有合理程度的國家來討論。發生了暴動,有些人說這就證明了民主的好處,因為暴動代表人民有發言的機會,人民與政府是 fair play,你有你執法,我有我公民抗命,當中沒有極權;有些人則說這正好說明民主不堪用,因為有議會、有普選,為甚麼人民依然要上街流血呢?為甚麼暴力依然無處不在呢?

連續兩段都混集著不同理解下的民主,甚至到達一個程度是偷換概念,或是類比失當,其中一個原因是我們不單覺得民主本質上是好的,但同時亦對它有期望,希望民主能帶來一個更和平、更寬容的社會,但現實卻讓民主的承諾落空,畢竟即使我們把「爭論」變為公義的一部份,始終在執行政策時總有些人的意見不被採納,總有些人的水準不夠、意見不堪、覺得不爽,而這個世界來說,蠢人是佔絕大多數的。

如果每個人只是想法不同,層次卻一樣,民主實行起來也許會合理點,但想法不同,層次亦不同,還要看蠢人佔多數,那麼實踐起來就困難重重。假想,每一個由小數提出的愚蠢決定,都被尊重,然後還被大多數所接納,一次又一次,整個社會要為錯誤的選擇來埋單。而你卻堅信,這是不可避免的公義,但你的生活卻一直差下去,試問這種公義於你內心會否動搖?相信民主有其不可取代的本質價值,是否迷信?

舉個例,到達一個地步,街頭的暴力抗爭已經成為社會共識,幾乎凡上街示威就要打警察,無論議題是最低工資,還是亂倫合化法,抑或爭取動畫主題曲原文化,而你就是警察,你一向都堅信公民示威是一種權利,一種公義的形式,不過你每個星期日都被人打,到最後你因工受傷變成殘廢。你會不會再問,公義,到底是甚麼?

當你感到「公義和民主凌駕於人類幸福是錯誤」的時候,恭喜你,其實你根本就是將民主視為「工具」,是爭取幸福的一個手段。「保障少數人發言的權力」於你而言,再也不是無可取代的光環了,因為當極端份子發言,沒有人接受,愚蠢的人進一步抗爭,你也無法不維護,卻因此受了傷害,還被人說這是民主的價值,這一刻,甚麼是公義?你會問。

再問下去,原來剝奪政治團體手中的權力後,現代社會始終沒有把它交還給人民,而是放在財金團體手上,地產霸權只是一例。怎麼辦?改革金錢體制,例如設立現金有效期,將金錢與勞動力、一般物質等效,大家都會貶值,再沒有人可以囤積金錢,打破「累積財富」的概念,變成不斷流動的世界,再沒有退休。然後,權力下一站會去哪裏?

自古以來,大多數的蠢人就是喜歡把權力交到別人手上,例如打獵社會就交到獵人之王,而農業社會就交到長壽老人,如此類推。在現實的環境下,能夠實踐民主自身價值的機會很微,屈從於人口現實,只能夠將民主視為工具,加入某些不民主元素,例如收緊新移民政策,香港人才會感到高興與幸福;但那些甚麼三權合作,或是民主只是服務民生論,卻是如出一轍,很諷刺是不是?

此之所以,人類的真正幸福,不是來自政治的改革和保障,而是內在的修養與智慧,但這麼宗教意義的反社會建議,沒有人會聽就是了。

The Nok

2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咁又話“民主”係小數服從多數嘅?計我話所謂民主,其實​只係爭拗之源,阻礙社會進步就真!根本就矛盾同不堪一擊​!

The Nok 提到...

> 咁又話“民主”係小數服從多數嘅?

邊個話?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