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-06-08

被孤獨所扭曲

到了某一個年紀,人就喜歡說孤獨。忽然之間,我們喜歡上那些被大眾誤會的角色,我們發現那種「隨便他們怎樣想」的對白很帥,然後,我們也想像自己都是孤獨的人,假設自己都沒有被世界所理解,真正的自我並未受到認同,是孤單的,是獨特的,我們將這種感覺考慮為事實。

所謂自我意識,有一日會逼使我們與別人驅分開來,我們生活得不如意 ── 即使我們活得快樂,但仍然感到自己不止於此,我們的自我還未完全實現。當我們檢視自己的生活,有時會感到沮喪,因為我們總是為了不重要的事情,不得不向別 人卑恭屈膝,我們說話亦不盡不實,所謂「長大」,就是知道太多人世間的禁忌,這個不可碰,那個不可知,原來不斷膨脹的自我,忽然要收儉,但我卻目擊到大家 認同了這個委縮的我,比起收儉自我,這份認同更令人難受。

所以到了某一個年紀,人就喜歡說孤獨。我們不甘心被誤解,故此從內心發出吶喊,在秩序中尋求破壞,在平庸中但求浮誇,就是想說︰「看看我!看看我!我是這樣的!」我們那份被社會塑造好的自我,我們自己接受不來,卻竟然輕易被別人所認受,所以我們孤獨。

然後事情會出現轉折。因為現實是一道不可逾越的牆,我們的自我在反覆的掙扎求存之中,最後習得性失助,即是習慣失敗,要「真正的」展示我是誰,變成了不可能的任務。

轉折在於很多人倒退為物理層和生物層,向現實屈服,他們的自我被徹底擠壓,成為社會、家人與朋友所需要的形狀,可是他們不但不再痛苦,而且還驕傲地聲稱自 己成為了 winner,是真正的 the fittest。就像森林裏的獅子,食物、女人與地盤就是他們的自我,不再是內在的元素,而是物質的、肉體的。孤獨嗎?孤獨,無敵是最寂寞的,他們成為了最為人理解,卻又最孤獨的人。

另一種人則改變了對孤獨的看法,他們不再相信別人的目光,認定了大眾都是愚昧的,主流都是下品的,被別人誤解不單不再是痛苦,甚至如果能夠被人們所理解,他就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變得膚淺了,感到被理解才是尊貴的生命中,最不堪的事情。孤獨嗎?孤獨,因為他們的狀態好像再不被語言所掌握,任何一種屬於人類的觀點,都不再適用於他們身上,世界上任何對自己的描述都令他們不滿,亦不屑。

還有一種人,反省到原來自我並不那麼重要,被人理解,抑或不被理解,其實於自己於地球,也許沒甚麼影響。即使工作會順利一點,或是環境會惡劣一點,但生活總是艱難的;唯一可以讓自己好過一點,並不是執著於我是誰,原來是注視別人,將自己忘掉,才是孤獨的解藥。解放孤獨,不是把心裏面的話盡說出來,而竟然是把別人的話,盡都聆聽下去。

沉迷孤獨?在蒼茫的月色下,拿著酒杯,輕輕敲起一段拍子,你想來想去,都找不著這是從哪裏來的節奏,只依稀記得在某個夜裏,你蜷縮在媽媽的懷裏,很溫暖,那個世界並沒有孤獨,一點都沒有。

The Nok

1 則留言:

improvevvvX 提到...
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。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