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-06-01

點解講粗口?

問人「點解講粗口?」跟問人「點解唔講粗口?」其實是一樣的,對於回答的一方來說,整個問題都很奇怪,「想講咪講,唔想講咪唔講囉,冇咩點解」,可能是第一個反應,說話,尤其是說話的習慣,是非常非常根深蒂固,既然脫離語言無法思考、思考就等於語言的話,除非我們刻意努力地抽離開來,否則這個問題總是回答不來。

那些「唔講粗口」的人,在想兩想之後,或者都可以答出一兩個所以然,例如「說粗口是低俗文化,不說粗口比較有禮貌」。當然這個很常識,例如典禮上、考試中、會議間,如果是公式的,是公開的,不說粗口是常規,大家會很自覺地用字優雅一點書面一點,佻皮或是粗俗的都少見,更何況是粗口。

至於「講粗口」的就比較難答,因為追究起來,反而到頭來有點似是而非,例如「廣東話粗口真係特別粗」,的確,在我們一般人最懂得的語言 (其實不過是英文和日文),廣東話的粗口真是很粗,安插在不同的語境和句子結構裏,都能展現無比的攻擊力和震攝力,這些都不是 f 字頭和巴卡甚麼可以媲美。

但我依然認為問「點解講粗口」是有意義的,尤其是太多人三句不離粗口,而這些人都不過是十四、五歲的少年人,人生才剛剛開始,但生活裏盡是粗話,到底他的世界是甚麼?

整個故事說來話長。不少唔講粗口的人,偶爾也會失言爆一兩句,而且由唔講變講,很容易,當變成講粗口的話,亦很快就會成為習慣。原因是甚麼?因為粗口是有魅力的,而魅力在於它對於事情有推至極端的力量,例如「樓價好高」跟「樓價好X高」是完全不同的層次,一個是抱怨和失望,另一個則是忿怒與絕望,中間一個「X」字,是一種極端的情緒。

每個人都有接觸禁區、踐踏底線的衝動,所以粗口是有吸引力的,莫說粗口,連粗口諧音都可以成為生活一種語言的味精,生活淡然無味嗎?加上一兩句粗話,的確,很有趣,極端一下是頗刺激的。

但粗口的有趣,正正不在於「講」,而是在於「唔講」,明明可以講、很想講,但你只是輕描淡寫的拋下一句「對住唐英年,我想講粗口」,這就是粗口的真正樂趣,將禁忌掛起懸空,可望卻不觸碰,是有趣的極致;反而,如果你直接一野就 X 唐英年,倒是變成「冇文化」。

語言的劍刄是會消磨的,極端的字用得多,就會失去鋒利,所以滿嘴都是粗口的人,說話總不能一針見血,繞了半天還是未說得出問題的精髓。還有更重要的問題是,我們人生的容量就是如此小嗎?加少許 wasabi,就是「好X辣」,行十五分鐘搭車,就是「好X遠」,高官說錯一句話,就要「X佢老母」,朋友,你的人生就是這樣蒼白乏味嗎?這些芝麻綠豆的事就要用上粗口嗎?

每個小學生都試過,為了表達某件事真的很厲害,就會說「佢真係超級無敵勁爆天上有地下無勁到無倫勁到震 x1000000 咁厲害囉。」的確,對他們來說,「厲害」兩個字本身早就不再厲害,但他們又能夠用上甚麼字呢?當然,這個例子太天真了,有些早就用粗口代替那堆「超級無敵」,例如「佢真係好 x 勁囉」,講完。

The Nok

4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如果唔用仆街去形容一個仆街,
仲有咩更貼切既形容詞去形容一個仆街呢?

學校老師冇教.

KMM

The Nok 提到...

無視佢啦
你咁認真去形容佢,佢會好自high

文少 提到...

如果唔用仆街去形容一個仆街﹐替代詞實在太多啦
上一代粵語殘片較常用的﹐是人渣﹑或更重語氣的人渣敗類
還可以用全寫﹕人類渣滓
你又可以好含蓄的講﹕小心臨尾幾年啊﹐來隱喻對方不得好死

另外的﹐還有壽頭啦﹐茂利啦﹐賤人啦﹐牽涉血統的有賤種啦﹐打亂種啦﹐狗雜種啦...

又例如闔家鏟﹐其實係可以用死淨種來鬧的。

鬧人用詞﹐本來就有好多﹐係而家d細路中文太水皮﹐除左用粗口之外﹐就唔識鬧人咋嘛﹖(笑)

The Nok 提到...

冇辦法
點樣鬧人,學校冇教
咁唯有成年人自己檢討下
因為佢地都係有樣學樣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