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-05-15

斷纜

一日一篇的紀錄,斷了纜。沒有懶惰,沒有迷失,只是系統維修,就讓車窗望每日一篇的目標中斷了。就像踢世界盃,因為肚痛而踢不出狀態,又像參跑馬拉松,因為牙痛唯有中途退出,或是考上好的高中,因為懷孕而不得不綴學。人生的諷刺莫過於此。

但斷纜既然發生了,我們應該怎樣去理解呢?例如一對情侶,拍拖三年了,然後在七月分手,八月又在一起,那麼之後的一年,應該稱為第四年,還是新的一週年?抑或是三年零十一個月,週年紀念要延多一個月?因為中斷,我們的事情變得複雜起來。

感情的斷纜,還可以含糊帶過︰「有愛就得啦。」人生的斷纜,又應該如何評算?被稱為世界上最智慧的所羅門王,聰明了前半生,卻縱慾了大半世,轉眼間就變成了後悔無盡的黃昏老人,如此人生,能夠為他總結一句評價嗎?我們喜歡總結,因為支離破碎的東西,讓我們焦慮,事物總須有一個整體,才可以被人類所掌握。

所以有些人不喜歡睡眠。對他們來說,可以的話最好不用睡,因為那正是生命的斷纜,好端端吃喝玩樂享受生活,卻要把時間預留給沒有作為的睡眠,平白一天斷開兩截,到底意義何在?要不是為了滿足肉體的軟弱,睡眠似是毫無價值。所以,科學發展當務之急,不是發明安眠藥,而是發明消眠藥。

因此將「訓覺」列為興趣之一的人是奇怪的,如果他們愛上休息後的精神奕奕,或是喜歡逃避工作的感覺,都能夠理解,然而喜歡「訓覺」的人都有些共通點,就是會遲睡,而且在假日會睡得特別多。既然說得上喜歡,當然樂意做,常常做,可以做就做,不過為甚麼要夜訓?又或者如果喜歡假期感覺,又為甚麼要變成睡上一個整天,把假期都浪費掉呢?

說自己享受睡眠,就和說自己享受喝醉一樣︰誰能夠真正地享受醉的感覺?當你醉了,你還是你嗎?其實我們不是享受睡眠,也不是喜歡喝醉,而是我們幻想這些事情是浪漫的,是意象的,就似相信人生處於休息和醉酒,便是理想的生命狀態,類似涅槃,近於成仙,在這個形態之下,人類最接近永恆的存在。

但我實在看不到意義。深愛的戀人以時光機飛到十年後,不能再回來,你願意在世生活十年,再一次邂逅她,還是你希望把自己雪藏,一覺醒來情人就在身旁,相擁,仿如隔世?沒有,人面依舊,桃花全非,只像枕邊人醒來,輕輕抹你的頭髮,問道︰「今朝想吃甚麼早餐?」

The Nok

1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現在的結尾都很有陶傑的味道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