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-05-07

想起死亡

談到生命,我就想起死亡,他倆就像親兄弟,這個跟那個是分不開的。以前有一科叫做生死學,整個課程都在研究甚麼是死亡、人類該如何看待死亡、與及既然死亡何必生存。而最最常見的一種態度,就是當人面對死亡時,就會認真思考自己生存這麼久,意義何在?正因為人會死亡,所以我們要好好生存,是死亡賦與了生命的意義。

我們面對死亡時,就想到生命;而當我們因生命而歡欣時,就想到死亡,懼怕它、忌諱它、迴避它,這份恐懼是尤其明顯的。平時,你會鬧一個孩子「死仔包」,在他生日的時候,你不會鬧,因為生日正是生命的象徵,又活一年了,然後它又提醒你死亡是真實的,是對應於生命的存在,所以我們只能談快樂,不能談善終。

所以我想起死亡,我看到初生的女兒,我的確想起死亡。

我在想,萬一她就像很多耳聞目睹的個案,猝死了,世界會變成如何?又或是醫療事故,我除了竭斯底里,寬恕是可能的嗎?甚至因為我的疏忽與無知,我做錯了,所以她就死亡,我該怎樣面對自己?我還有勇氣照鏡嗎?生命是如此美好,死亡變得格外恐怖。

想得太多。或者是的,這算是產後抑鬱嗎?(笑) 但可能我這些問題,根本每對父母都想得到,每對父母在心底裏,都隱藏著這種無理不安,我們都是想太多的人。因此,大多數父母聽到「死」字會倍加難受,它挑起了最大的恐懼,我們甚至連四樓都不願住下去,恐怕一點點的不利,都讓不安的預感變成事實。

也許沒有太多,畢竟從頭到尾生命都是隨意的,我們不知道會遇上甚麼人,我們不知道下一刻命運會如何,我們誰也不知道自己死在何時何方何模樣。既然如此,八小時的生命,與八十年的生命,都是平等的,大家面對死亡的機率恐怕都是經典的五十五十,我們沒有理由為此而恐懼,沒有理由再忌諱,直接談論是可以嗎?

The Nok

沒有留言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