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-04-12

遊戲人間

人世間最重要的發明就是娛樂,除了生存,最大的生意永遠都是使人快樂。生存說易不易,說難不難,例如在香港,要勉強飽肚,要勉強有間斗室蝸居,要勉強找件衫保暖,並不困難,絕不是那種步行五公里就只為一口清水的情況。當然,要快樂地生存,就困難得多。

所以我們發明了「把生存與快樂脫勾」,生存還生存,快樂還快樂。例如大多數人上班都不快樂,但為了生存,繼續上班;然後一旦生存確定了,就在掙扎求存的空間裏找個隙,把快樂切成碎件,一點點填進去,盡可能生活中只剩下求生存,與及尋快樂。"Happy Hour"意思很清楚,就是快樂的一小時 (不是複數嘛),反過來就是說,除了這一小時,其他時間理所當然不快樂︰也因此,你要來我這店裏,使你這一小時快樂點。

當然,娛樂就是娛樂,很多人說娛樂過後心靈更空虛,我不否認,但娛樂的本質就是 kill time,讓生活過得容易一些,大徹大悟甚麼的永恆安息,對於寄情於娛樂的人而言是對錯門牌,因為娛樂過後,如上段,其實就是工作。工作、娛樂、工作、娛樂。

對於我來說,打機是前半生最主要的娛樂,而每一個喜歡打機的人都有個毛病,就是不禁神化小時候的遊戲,例如今日3DS都出了,PSP都變舊的世界,我們仍然懷念超任的遊戲,甚至是紅白機,或是 Gameboy。而最麻煩的是,我們都只會嘴上說如何如何,甚麼當年的甚麼遊戲最好玩,今非昔比云云,但其實心裏知道,可以的話,還是希望買新game。

如果有甚麼可以神化的話,我會選擇FFVI,因為這是我最深刻的遊戲,音樂人設劇情無一不是神作──一個我們捧得最厲害的詞語,沒有更厲害的了。然後就是皇家騎士團II 和超時空之鑰。我會這樣神化︰那時代的RPG是有靈魂的,人物的感情深刻,個性獨立強烈,不似今日的遊戲女角賣萌,男角BL,劇情沒有寸進,作品都是續集。

當然這些都是憑空而出的神氣話,因為我已經很久沒有玩RPG了,我根本不知道FFXII之類到底在玩甚麼,只是附和某些自稱幾十年遊戲經驗老玩家的口吻而說。其實我們已經是成年人,早就不是當年遊戲如至寶,整天反覆回味一個遊戲的年代,我們沒有耐心,沒有時間,同時口味又大大被寵壞,這個年頭甚麼遊戲都是垃圾。

所以「遊戲人間」在《車窗望》裏是弱勢的一環,它曾經是我成長期裏最重要的伙伴,我沒有學懂與朋友相處的時候,就已經知道如何上網找攻略,然後破解一個遊戲。但始終「互聯網即世界」太強大,有時我在想,互聯網這個最大娛樂,會在何時趕絕遊戲機?

The Nok

沒有留言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