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-03-21

TIK

如果問題是「你會不會衝紅燈」,我的答案唯有是「會」。

曾經有一段時間,我會堅持站在行人道上,等待綠燈清楚轉出來,汽車都停定,我還會認真看著車的來勢,才會過馬路。即使旁邊的行人早就橫過,即使其實馬路上沒有車,我都會耐心地等,並且以「守法」作為一份堅持的理由。

聽過「TIK」沒有?TIK 即是 This Is Kowloon,這裏是九龍,這裏有點不同。我不是要掩飾衝紅燈這種違法的行為,事實上如果有警察,我都不會衝過去然後跟他說︰TIK。但的而且確,我在新界裏居住的時間,確實比住在九龍更易於堅守綠燈。

第一是由於道路規劃。新界的道路是截然分明的三個部份︰行人、行車、行單車,三者之間不但有明確的層級高低,而且互有符號和欄桿,從意識上已經有不同。而更重要的是,行人路已經漸漸退出接駁建築物的功能,例如將軍澳,你能夠留意到更多的人以天橋穿梭於商場與商場、屋苑與車站,行人路上越來越少行人。

九龍是不同的,行人與車的界線還算有,但單車呢?單車雖然行在馬路上,但騎車的人隨時會下車變成行人,已隱隱地抹去車與人的界線。而且單線馬路非常繁多,似微絲血管般滲透擠逼的建築群,緊貼狹窄而沒有欄桿的行人路,例如旺角,行人早就密得令人分不到行人路與行車路。所以紅燈甚麼的,最多只能是一種妥協。TIK的意思,就是有規則,但規則終須臣服於現實。

還有,新界尤其是新巿鎮,與九龍的最大分別,就是建築物功能與行人路結構的脫勾。例如商場,就是憑空矗立,群眾並不依道路而聚集;至於九龍,商舖是跟從地理環境的,接近學校自然會有食肆與文具舖,接近車站就會有比較消費品的商店,而且行人路就直接是商舖的連接線,往往我們看完這一間,要看另一間,就是「過對面馬路」。如此親密,「亂過馬路」顯然是自然率性的。

至於新界住宅群與商店群的脫勾,也是另一話。在九龍,「落街買麵包」是常見的事,橫過馬路轉個街口就是麵包店,一來一回不過是三分鐘的事,這樣的話等綠燈倒要花上一分鐘,比例上太令人想快快衝燈;在新界,從家裏到商場至少五至十分鐘的話,等一會燈,在心理上就合理得多。

而其實,我始終是有時衝燈,解釋為方便,有時堅持等綠燈,解釋為守法,朝令夕改反覆無常,證明我正正是個普通的人。

The Nok

沒有留言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