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-03-01

半夢半醒

夜半醒來,夢境與現實之間就像一道紙門,忽然被一道聲音或是一下震動刺破之後,兩處的光線穿過門來而彼此匯流為一,意識漸漸從分散的各處聚焦起來,屋外的車聲變得清楚,樓上的沖涼也令人焦躁,而我亦越來越可以控制身體的轉動。

就似是小孩子,意識到自己醒來之後,好像有一道力量阻止自己睡回去,拼命的保留著清醒的意識,可能是害怕睡去以後,就錯過了難以追回的光陰。但又未至於變成完全清醒的狀態,身體不受意志的呼喚,意識四處遊蕩,注意著一堆堆無謂的刺激和嘈音。

翻過身來,我坐在電腦前開始打這一篇文章,反覆回憶著這段經歷,試著從第一身去解構意識的作用和原理,想來想去,但始終苦無頭緒。然後,剛才的經歷又再上演一次,原來這幾分鐘全是夢。

難怪我可以看到自己坐在電腦前,我看著自己反覆回憶,雖然是旁觀自己,卻沒有覺得違和,也許因為看的人,和被看的人,都是我。這算不算量子力學?

意識又再一次整合,我又察覺到屋外的車聲和床頭的鐘聲,然後又再一次發夢,這一回是天光起床,到最後又回到意識整合的傾刻間。整個晚上來回於夢與意識整合的狀態,我實在說不上這還算否睡著了,但如果習慣了去在意稍稍清醒的狀態,太希望認識這是否睡著,到最後可能就會失眠。

自主的事,永遠比不自主的事易得多,因為不自主的事,本來總是自然而然,就像入睡,越是去想越做不來,只睡不想表現更好。年輕人是沒有這種體驗的了,因為我在半夜醒過來的時候,他們還未睡,這算是一點點上年紀的自豪。

The Nok

沒有留言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