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-02-17

困難的簡單快樂

雖說快樂可以很簡單,但我快樂時,你又會說我太簡單。

例如豪一次,吃一餐昂貴的飯,唔,很滿足,因為吃了好東西。我知道我知道,貴並不等 如好,而且就算好也不等於要貴,只不過因為飯菜昂貴,就以為是吃到了上等菜,做了上等人,這種平民而膚淺的快樂,過於簡單。但這種快樂就是如此美好,依賴 實實在在的價錢牌,避開主觀而空洞的味覺理論,這種快樂,多好。

又例如送花。情人節送花,沒有幾多個香港男仕會覺得物有所值,平日200 元一束花,今日要800、1000、2000,不偏不倚,就是要2月14日送花,大大束送到她的office,讓她在公司、在行人路、在餐廳,不經意地展 現自己的幸福。為甚麼一個相當哲學的名詞「幸福」,會包裝成如此俗套而單一?但這種幸福確就好,因為它容易。

就像每個母親看著初生的孩子,都會許願,只要他健健康康、快快樂樂就好。結果大家都知,這位母親最後總會變成囉嗦大嬸,一會兒要上補習,一會兒要練鋼琴,至於健康快樂這種簡單的願望,她會告訴你,這裏是現實世界。

看完一套電影,拋下一句「呿,商業電影」,或是聽完一首歌,說一句「車,K歌」,很容易;但能夠承認它們都使我快樂,這種簡單的快樂都是快樂,很困難。簡單的事,從來都很困難。

或者,讀懂了妥斯陀也夫斯基和萊布尼茲會很快樂,你會說,層次是不同的,但我想說的,就是如果有人可以這樣快樂,值得珍惜啊。

The Nok

沒有留言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