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-12-06

二人過去

從開始,一個講述回到過去的故事,免不了總是場悲劇。的確,人生路至此,還有甚麼需要回到過去呢?前面的路是難行,是崎嶇,過去不應有甚麼事值得我們分心,讓它佔據自己僅餘的時空,如果有的話,如果真有一件事我們恨不得回去,那大抵是一注遺憾。

恨不得回去,這是多麼複雜的心情,欲,而求不得,混雜著後悔與歉意,就似是我們看見了過去的自己,像另一個人而出現,是一個我們曾經傷害過、虧待過的人,我們渴望得到這個「他」的原諒──就似是世界上最苦澀的道歉︰一段無法被寬恕的罪孽,我們注定要帶著整個遺憾進入棺木,過去的我是永不可能再次跳出來,對我說︰我早就原諒了你。

如果我們真的回到過去,就能夠得到救贖嗎?似是永恆的主題,一幕幕電影,一本本小說,都在重覆發問同一道難題,這是人類共相。說明了甚麼?我們每一個人的面目,都是由過往的傷痕和結疤塑造過來,似是一層層油畫塗上去,分明是低調地遮蓋,倒像是刻意地展露,為甚麼不能有一個人,結結實實地活一趟沒有遺憾的人生?

我不知道最終最終,那部可以回到過去的時光機能不能發明出來,但萬一它真的出現了,我只能說,這部機器足能證明人類的悲劇,我們無法再把過去踏在腳下,昂首地向前邁進。

過去真的如此不堪嗎?回到過去從本質上就是痛苦?或者,獨獨是那一回與愛侶共渡童年,分享最隱密過去的盼望,把今生的思念前伸至二人誕生的一刻,就能夠讓浪漫取代痛楚。所以說,時光機,應該是雙座位的。

The Nok

沒有留言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