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-12-02

時代廣場

這是一個甚麼都時代前、時代後的時代。

命名時代是群眾集作,人人爭相定義我們身處的世界,越來越嘩眾,為的是取寵;成功的幻像,就似是披上一件智者的外袍,站在塔頂,傲視眾生,自以為看破了塵世,超人一樣。

這是一個物質的時代。有些人感慨今日社會是「有錢大晒」,只要有錢,不但可以買到榮譽,買到地位,還能夠買到愛情,有錢的人得到聲望和力量,遠非品行所能企及;更甚,我們無法證明某些品行和智慧是有價值的,除非它們能夠賺錢,錢是唯一的審美標準,是終極的客觀基礎。不過問題是,我們所夢想那個不以物質為定義的時代,可曾出現過?如果沒有,如何說起「這」是一個物質的時代?

這是一個上癮的時代。眼下太多事情令人上癮,人們的黃賭毒,會上癮,人們愛打機,會上癮,進入互聯網,會上癮,追逐新的iphone,會上癮。聽起來很可怖,有志拯救世界的人實在無法待下去,有必要馬上伸出救援之手,把這些沉淪的人拉上來。不過,既然四字成語「玩物喪志」早就出現,上癮實在是我們的特權嗎?再者,與其說上癮成害,不如問,正常生活與沉迷成癮之間的界線何在?

這是一個不吃苦的時代。似乎是的,這一代的年青人蜂起控訴,抗議社會的既得利益者沒有讓出空間,從政制到租金,盤根錯節的扼殺著幼苗的發展;上一代的前輩們則相對反駁,這個世界一向如此,機會不是別人給予,而是自己爭取,愛投訴,不吃苦,是這一代的通病。有一句問得好,從來不應問為甚麼我們不能吃苦,而是問為甚麼上一代能忍受苦,是甚麼擺在他們的前頭?或是說,他們的反抗方式,不是投訴,而是革命?

太多時代,太多對生活的濫情指控。互聯網時代?做一個菜販子不會這樣答你。影像時代?一群又一群的學琴孩童不會這樣答你。甚至有人可以因為一年的聯賽,便宣稱,這是大國米時代,這是西班牙時代,喂,到底我們要時代時代到幾時?

The Nok

沒有留言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