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-11-01

理解

「被人理解」究竟是怎麼一回事?

有些人,例如某些年輕人,說,希望大家能夠明白他。叫人明白你,是甚麼意思?這是指,你做出一些別人能夠理解,有經驗可以對照的行為,讓人明白你。例如你想道歉,於是你說「對不起」,這就是別人理解何為道歉的方式,你說了,就讓他知道你的心意,明白你的意思;如果你說「多謝」,他就明白你是感恩,而不會以為你在求婚。

但本末倒置了,有些人叫大家明白他,是指他準備做一些出乎常識的舉動,超越想象的行為,然後要大家理解他的標準。就像表達憤怒,菲律賓的阿基諾三世不是罵人,不是打人,而是微笑,他對大家的要求,就是請不要誤會他。用挑剔代表關心,用嘲諷表達友情,用沉默展示不滿,這就是我們的世界。超錯。

如果獲得理解的正確方式,就是以別人能理解的行為來表現自己,那麼換句話說,獲得別人理解之前,首先就先要理解別人。但每個人都是不同的,怎麼可能逐一明白別人的標準,然後做出相應的行為呢?所以我們社會裏有公認的標準,每個人都跟從,就像我們半生所學習的語言、紀律、信仰和社會分類。劇戲裏的人喜歡投訴,為甚麼每個人都像倒模一樣?為甚麼在社會裏要循規蹈舉?其實答案就是如此簡單,我們需要被理解。

先明白別人,別人才會明白你,這可能就是我們這個社會溝通失效的原因,每個人都只希望說話,但每個人都拒絕聆聽,對啊,這是一個噪音之地,但這也不是最大問題,因為至少只要有一個倦了發聲的人,只要有一個願意聆聽的人,溝通始終還可以再來,甚至有些人,收錢就是為了聆聽那些願意付錢說話的人。

但我們最渴望的,卻是在我們的行為跨越了社會規範時,說話脫離了群眾時,別人依然會了解我,依然會明白我,為我那不通世事的悲傷而哀哭,為我那不曉道理的喜樂而拍掌,並且你知道,那就是我。

不用明白別人,直接就要求別人明白自己,有如此便宜的事嗎?沒有。但這不是便宜不便宜的問題,而是我們思想受語言限制,靈魂被肉體枷鎖的注定孤獨之下,在互相理解與展現真我之間,那條晦暗不明的分界線之前,一首獨唱的挽歌。

The Nok

沒有留言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