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-09-15

能吻便吻

看電影的人會有一種壞習慣,就是根據電影的類型,預設了一組期望和問題,例如有關政治的電影,就需要透過人性的黑暗表現人性的光輝,愛情電影就應該避免灑狗血賣煽情之餘,製造出一個感人的高潮位,至於有關時空旅行的電影,應該要具備嚴謹的邏輯觀念,科幻之餘要夠合理。也因此,「時光旅的戀人」(The Time Travelers' Wife) 不夠好評也是意料之內。

帶著「怎麼可能同一時空內出現兩個一樣的人」這種成見的觀眾,是不可能享受到作者以時間旅行作出的佈局;至於一直希望找到高潮位,讓自己好好感動落淚的人,一樣會失望而回,因為主角兩人的愛情由頭至尾都是細水長流,而且順應宿命是如此不夠轟烈。

有些人感到不夠味道,因為男主角經常突然消失,並沒有帶來足夠的遺憾,對愛情並未引進足夠的風浪,甚至最後他死的一刻,又實在太過可以預見而不催淚,又因此死後的重逢顯得過於平凡。但配偶的缺席、忽然失約、死亡,其實不就是平凡人的日常生活嗎?就算不是時間旅行者的妻子,一樣會遇上這種情況,這是寫實的故事。寫實,是因為貫穿電影的正是珍惜這個主題,保持著「隨時會失去」這種信念,才能夠真正感受何謂珍惜,珍惜並不是一時衝動,並不是世界末日前三分鐘的一剎閃光,而是日常生活裏的平淡生活,這才是愛情的極致。

慶幸導演沒有過份強調消失的那個「忽然」,反而重視宿命這個主題。繞過時間旅行的邏輯矛盾爭論,直接就指出時間旅行並不影響宿命,於是電影裏揮之不去的傷感就更為純粹,因為生離死別是更真實而確定地呈現;與此同時,命中註定的緣份就替女主角那深深愛意奠下了足夠的基礎,也因此,當女主角問,為甚麼男主角要出現在她的童年中,成為了她不可避免的戀人,並同時否認男主角所言「她可以選擇」之時,是如此令人無言、難過、受傷害。

要批評的話,大概就是為甚麼導演不再深入這個有趣話題,而是用女主角「出軌」懷了年輕男主角的bb,作為事件的解決。當然,我的答案是,對女人來說,愛情就是能夠包容一切,而女主角依然深愛這個命中註定的男人。雖然由始至終,都不知道這個「註定」是由誰去註定,但情若至此,誰會在乎?

另一個值得再三回味的地方,就是關於戀愛的前題總是認識,但男女主角的互相認識是次序大倒亂的,如果看過電影就會知道,女主角在小女孩時就遇上早就認識她的未來老公,而未來老公在年輕時就遇上早就認識他的成年女主角,兩者都是透過對方對自己的認識,而開始整個故事的愛情。很混亂嗎?感謝電影的表達尚算不錯。

陳奕迅有首歌叫「時光倒流二十年」,是相當甜蜜的情懷,說的就是遺憾戀人們並不能回到從前,與對方共渡尚未相遇的那些年月日,是溫馨的相逢恨晚。要說「時光旅的戀人」真正獨特的地方,正是將這份情懷,以相反方向而具心思的形式表現出來,更進一步說,婚姻並不是戀愛的墳墓,細水長流才是愛的極致,能夠擁抱就必須要擁抱。

The Nok

沒有留言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