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-06-30

黃‧賭‧毒

【黃】
讀過藤子不二雄的<異色短篇集>,就會驚訝為甚麼身處那個年代的他,可以畫得出如此超脫的題材,想法如此獨特,並不只是天馬行空而欠缺深思屬慮,一篇又一篇的挑戰人性,鞭笞人性的醜惡如此例牌之餘,亦會反省我們視之醜惡的理所當然,到底是否合理。

其中一篇提及主角醒來發現身邊的氣氛不同了,如果他大聲問太太「今日午飯是甚麼」,太太會羞得無地自容,吃飯時更會把窗簾都拉上,主角當然感到非常詭異,誰知另一邊廂好端端一本童話故事書,王子與公主快樂結婚後,竟然接著是一整幅玉帛相見、赤裸裸的洞房圖,嚇得他大叫救命,偏偏太太卻反問「有甚麼問題?」

其實關於為甚麼同是人類原始慾望,色是禁忌,食卻開放,情趣用品店要瑟縮一角,食店卻一街都開滿,色情是十八歲以上,為食卻幾乎是一種優點,這些很多人已經討論過。而故事裏主角帶著舊有目光自然感到混身不自在,幸好有醫生指點︰「食是封閉式、個人式,而性就是社會性、前瞻性,所以性比起食更有社會價值……」經過一輪講求理性的治療之後,主角終於能夠投入這個新社會。厲害,到底藤子不二雄的腦袋,是在想甚麼的?

【賭】
如果落場踢波就是為了勝利,那麼落場賭搏顯然就是為了贏錢。雖然賭搏遊戲永遠只是莊家會贏是一個共識,甚至是常識,但喜歡去馬會、去賭場的人卻依然不斷增加。如果問,贏錢的賭搏是甚麼,那就只有是出千的賭搏,只有出千才會贏。換句話說,只有肯定會贏的賭,才是賭,不肯定、靠運氣的,其實只是在「倒」錢。

吊詭的地方當然在於一旦已經掌握了原來賭搏是靠出千,而不是所謂睇氣勢、靠心水,這個賭就忽然變得毫無意思。情況一如造馬、假波,如果大家都知道世界盃全是假波的話,還有人會賭嗎?就算可以根據造假的法則去賺錢,但那種愛賭的人相信會感到很失落。

關於世界盃造假已經不是第一天的傳聞,98世界盃巴西忽然輸給法國,02世界盃黑哨偏幫南韓,都依然清楚地印在球迷的腦海裏。是誰驅使球星們打假波?公眾的想法,自然相信是搏彩公司和外圍投注莊家,透過黑勢力或金錢利誘球星造假,就像內地中超聯一樣。不過,令人疑惑是,造假這種行為,本質上是損害搏彩公司的利益,因為沒有人願意去賭一場被控制了,而不是懸而未決的足球比賽,一旦假波過於頻繁,不但搏彩業會損失,連足球本身都會消亡,就如意大利足球,殺雞取卵。賭的人糊塗,難道開賭的人都糊塗?

【毒】
如果擁有槍械是人的自由,那麼吸毒又是不是人的自由?吸毒的生理禍害當然可怕,吸毒後智力倒退、大小便失禁、肌肉萎縮、失去工作能力,但依然阻止不了人吸毒;吸毒的社會禍害亦同樣可怕,吸毒者為求有一毒來吸,放棄尊嚴,為毒品犯罪、成為黑社會工具、成為娼妓、污染社區,但依然阻止不了人吸毒。因為吸毒,很high。

這近乎是入門的知識了,年輕人要吸毒,因為很high,很忘我,很容易就能夠把現實的煩惱全部消除。就這個意義來說,煙、酒、零食、跳舞、運動、音樂、文學、藝術、哲學,甚至宗教,其實本質上都是為了令人消除現實煩惱,而且各自都有副作用,一粒不會影響健康的丸仔,啪了的話又會覺得好high,而且是政府合法提供的話,是否一項德政?

幻想一個政府,每人自幼就獲配給並被逼進食會上癮的丸仔,每一次進食都會很快樂,但如果犯罪、讀書成績欠佳、工作表現差勁,就會減少配給令他吊癮,相反的話就可以增加進食,變得更high,以此推進巿民的上進心,甚至因為第一身了解上癮的毒害,因此遠離真正毒品,這個世界究竟會如何?太科幻了嗎?不,這一種會上癮的丸仔早就有了,它的名字是「現金」。

The Nok

沒有留言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