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-06-15

誰喜歡黃興桂?

看到了沈旭暉寫黃興桂。很多人不喜歡沈旭暉,因為他好像寫甚麼都和全球化有關,甚麼事都能夠從政治學上綱上線,而且字裏行間太多深奧的行內術語,非常脫離群眾。但更多人不喜歡黃興桂,簡單講,就是他講得太多廢話,到達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,好像一個正常的成年人,怎樣可能講得出如此空洞的廢話,而竟然還自得其樂,這絕對是犯了腦筋上的問題。

沈旭暉也許只是惡搞一下,又或是借黃興桂來自嘲一番,但關於他對桂神金句所引起的矛盾,即是喜歡的極喜歡,討厭的極討厭,這一個現象,卻是解釋得相當有意思。關於桂神金句可自行重溫一下,但就這些金句之所以為金句,又不妨再討論一次。

1) o係今場波邊隊能夠入一「粒」先,果隊就會有優勢
正宗「鬼唔知咩」的所謂道理,出自旁述的口中,特別令人感覺此人只是呃飯食。關於旁述,我們實在會希望多幾個徐嘉樂,能夠隨時就點出勝負的關鍵、改善的重點,觀眾不但能欣賞到刺激的比賽,還會透過了解球員們的戰術和技巧,使賽事更具趣味;但思考深一層的話,其實就會明白,球賽的所謂優勢,其實不是球員狀態或最近走勢之類,而是一點一滴球隊實際付出的累積,在這個角度而言,入一粒先,就會有優勢其實是一個可堪細味的道理。但在要求快而準的比賽旁述處境下,桂神這句說話絕對無法有進一步討論,於是變成廢話。

2) 十二碼呢家野呢,有兩個可能性,一係入,一係唔入
這個當然是「阿媽係女人」的無聊廢話,令人懷疑這位旁述是不是在戲弄觀眾,難道一球十二碼可以有其他可能性,而觀眾是不知道的嗎?引申下去,其實所有球賽都只分勝和負 (和局只是賭盤上的把戲),所有盃賽都只分淘汰和冠軍,所有球員都只分勝利者和失敗者,不論波有幾圓,結局其實早在註定之中。既然足球賽根本就沒有意外性,到底觀眾們緊張在哪裏呢?射十二碼又有甚麼好憂慮呢?對,那是一種徹悟的觀念,雖然仍有漏洞,但放在緊湊的評述當中,亦變成廢話。

3) 當一隊波進攻既時候,另一隊就需要去防守
自從我們看得太多漫畫之後,足球變成一種科幻的故事,我們幻想球賽會不停出現激烈而耀目的進攻,強勁得射穿網的射球,刁鑽巧妙的直線傳球,以致我們看現實的球賽時,只會看射球、盤球和直線,然後抱怨防守足球實在太悶。對,我們沒有踢過波,對方進攻我就要防守,這回最最基本的事從來沒有發生在我們身上,我們沒有防守的視野,球場上的英雄,確實只剩下前鋒。「Kobe咁好波,點解都要打後衛?」這種笑話,我們怎會陌生?

又即管重覆一次那句老話︰「常識之所以是常識,就因為它是真理。」

The Nok

沒有留言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