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-06-03

似乎還是當權者勝出

如果單純以為,香港人透過悼念六四,駐守著道德陣地,將自己劃分為與中國大陸不同的族群,是值得驕傲的話,那麼情況可能令人失望。

不錯,六四的確是一場慘劇,而公然否認這個歷史事實,顯然是對人命及智慧的侮辱,但二十年後發展至今,整個運動下的眾生相,並不是如此的黑白光暗敵我忠奸地分明。例如,我們所悼念的人,如果今天還在生,也許就是我們又愛又恨的自由行。

香港人自我劃為香港人,而不是中國人,除了六四事件之外,還包括很多元素,例如我們自認懂得排隊,絕對有資格嘲笑最近的世博場面,要命的還是在擺明要挑戰香港的上海裏,這一次顯然是香港人的勝利。簡單講,世博在上海,在深圳,在北京,結果都會一樣,唯獨是在香港,才會有文明。對,只有香港才有文明。

內地人造假、不守規矩、嘴巴愛國內心崇洋、目無法紀、欠缺公德、財大氣粗,不單商人來香港炒豪宅推高樓價,大學生來香港搶學位,孕婦來香港霸病床,病人還要把世紀病毒在香港傳播,然後說,香港沒有中央的話早就完蛋了。香港人只愛大陸的平價貨和平價食材,但從來都不喜歡大陸人,偏偏六四事件裏頭,死的都是大陸人。

難怪有些人嘲笑我們是精神分裂,因為我們在悼念的人,本來就會是今天大陸的人,還分分鐘都是和本地大學生直接競爭的知識份子,如果他們沒有死,我們對他們的感情應該會是如何?所以亦難怪有些人認為,香港人一年又一年的記念活動,不是記念那些死去的人,而是記念中央一段殺人的歷史,不是高舉學生的意志,而只是抗拒中央的手段。

出席一個活動你當然有權利選擇自己的理由,但如果你是在悲傷那些死去的人,請問問自己,你今日是如何看待大陸人?如果你是在表達對中央的忿怒,請要清楚知道它是一個政治團體,任何政治組織都只會計算利害得失,沒有實力它絕不會讓步,你可有實質方法令它認錯?如果你是在記念一次人類道德的罪行,但欠缺實踐的道德畢竟流於空談,你可有因六四而改變過?例如你變成懂得尊重別人的異議?還是我們以為這是一次國家vs人民的道德問題,與個別一個人的道德實踐沒有關係?

可能你沒有那麼仔細去分析自己的理由,因為參加一次悼念活動,僅僅是所有因素加起來的一個 不太清楚的概念,只有那份直覺的正義感呼喚你去支持,是一種血染的風采,是那傳說中稱為浪漫的一回事。也因此,你便需要明白那些不再參加,甚至不曾參加的人,為甚麼他們可以如此保持距離,甚至遠離這個活動,不是人情冷暖,而是時空太遠,不是政治冷感,而是政治無力,不是道德衰敗,而是道德空泛。

再過十年吧,六四可能會變成一個傳說,到時就是中共的勝利。當然,也可能偏偏那時六四就會得到平反,因為中央嘛,和普通人一樣,都是反叛的傢伙。

The Nok

沒有留言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