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-05-24

民主都有真假?2之1

這個年代沒有人不講民主,任何政權都會自稱支持民主。但就和所有企圖套用在全人類身上的理論一樣,特例太多的情況下,慢慢就會不斷修改,越來越顛倒原本的意義,於是就出現了更多不同的版本,然後就會有「誰是真的xx」這種爭論。例如太多基督教,太多思考方法論,太多大學和學位,太多民主理論等。

有所謂「真」民主嗎?例如最近很多人要求有真普選,一個真的民主議會裏頭,必須要有真的議員,那麼議決才能真正代表巿民,議員亦不再是某些商家集團的喉舌;政府領導人更加需要被普選,這樣才是真民主,真選舉。

反對者的聲音也不陌生,例如說沒有了功能組別,議員幾乎都是靠搞地方福利而上位,議會的成份自然不夠寬闊,而典型政治冷感的中產階層既然不會投票,票源似乎都來自草根,那麼一個完全普選的議會,自然就傾向福利主義,香港一直賴以為生的小政府大巿場就會越來越變質,所以有必要加以修正。

就這樣,我們已經知道兩者的爭論不會有結果,因為根本就是雞同鴨講,而整個問題和它的答案本身,就是過於簡單,於是掩蓋了本來過於複雜的內文,也因此就出現了太多似是而非的理據和訴求,變成一個只有兩極立場,沒有中間妥協的正邪大決鬥,不是泛民,就會是土共,難怪投票率更低,因為大家都覺得其實兩邊都不討好。

那個「簡單而複雜」的問題,當然就是「甚麼是真民主」,而那個簡單的答案就是所謂一人一票即真普選,而真普選亦即真民主的關鍵部份。這個問題的複雜性,就先要從那個800人選特首的問題開始,即是800人選特首為甚麼是不民主,而這一部份不民主的話,又會對真民主產生甚麼問題。

可能有人已經覺得這個問題太幼稚,根本上已經是民主政治ABC的無聊話,簡單說一遍就是「一個特首不用對全香港人負責的話,他就不用理會香港人的感受」,然後結局自然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官商勾結、利益集團獨大、地產商治港之類,這就是不民主的結果,而且人民亦無法推翻這個可怕的政治集團,最後自然是政治封鎖,然後人民失去自由和法治,香港滅亡。

這個非常可怕而煽情的推論,之所以還有值得疑問的地方,就是香港正好就是它的特例,例如九七前的二十年。其實超過一世紀的香港殖民地歷史之中,從來就沒有發生過普選,亦從來就沒有出現普選的港督,但香港就成為全世界最自由的地方,而經濟亦一直在起飛。於是,一個不普選的政府,會導致香港衰亡,已證明是錯的。

可能有人說,其實追求民主正是發展過程的必經階段,一個地方發展成熟,人們自然追求參與政治、有普選權利之類,所以香港要有「真」普選,是理所當然。這又有一點點令人質疑,畢竟我們幾乎都肯定,香港的中產似乎都是政治冷感的,到底是理論的錯,還是香港人的錯?抑或是,其實人們正是因為經濟上的困難重重,才會渴望透過政治力量改變,改善自己的生活?這是關於民主本質是否公義的問題。

一直以來,真‧普選的公義性就在於全民參與,但全民參與和800人參與,到底是質,還是量的分別?真普選是否導向真民主,而真民主又是不是我們需要的東西?這種問題過於深入,以致於劣幣驅逐良幣,一些未經深思的口號式概念反而壓倒了認真有意義的討論,例如「有一票先至係老闆」之類,太過洗腦。

The Nok

沒有留言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