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-03-02

有人愛TVB

當喬寶寶說「我愛TVB的時候」,其實感覺還挺不錯,因為終於有第二個何國榮,何況還是面目模糊的印度人︰在香港,印度人除了做守衛和開印度餐館,誰也不知道他們平日幹甚麼。現在我們知道了,至少他們會看TVB,還有一個參加了殘酷一叮,雖然後來喬寶寶在電視劇裏,還是演保安員之類的角色。

沒甚麼了不起吧?畢竟只是膚色不同。不得了的地方,始終是他那一句坦坦白白的宣言,很清楚很直接,他就是喜歡TVB。

雖然每一年台慶,有很多人大明星祝賀TVB生日快樂,雖然很多人都排著隊想得最佳男女歌手,雖然賣口乖的人始終很多,但觀眾仍然感覺到,他們只是打一份工,不論是契仔或是甚麼力捧新人,甚或所謂老臣子之類,看起來依然只是受人錢財。

的而且確在這個年頭,要坦白承認自己喜歡TVB,已經變成一份勇氣。因為畢竟連受到尊重的新聞部,都被稱作「是是旦旦」,被人多次質疑他們已被收編,對政治敏感話題避重就輕,最後還有一個綽號叫CCTVB。兼且「我已經好耐冇睇電視」甚至成為一種身份,一種視野走向國際的感覺,至少是國際互聯網,因為我們看電視節目是用電腦的,而且還會選擇比TVB好得多的東西,甚至看日本卡通片還能夠聽到原聲主題曲和配音,好像不再反智。

但TVB實在有甚麼不好?劇集簡單易明,經常有俊男美女出鏡,畫質和音質都不錯,而最重要是它畢竟依然免費,對於在餐廳與朋友相對無言、久候飯菜的人而言,能看到電視的座位還挺有用。也許你說TVB壟斷,但這不是它的錯,因為這是一間上巿公司,能搶的佔有率就要搶,而且諷刺地說,不用轉台原來也頗方便,至少香港鬧換台而口角,再繼而動武的家庭暴力實在不多。

又或許因為TVB不尊重音樂。曾經有人寫過,香港樂壇的死因之一,就在於TVB的政策。實在令人懷疑,因為一來樂壇未死,新人依然湧現;二來就算是半死不活,也確實是因為聽眾的選擇已經多了不知幾多倍,兼且例如youtube還是免費;三來,音樂節目從來都不是收視保證,而TVB永遠都只是一間上巿公司。

既然死罪的理由是這樣不充份,到底還要討厭甚麼?也許就源於這間公巿的本質,是傳媒,因此它就必須肩負起一些公眾對傳媒的要求和期望,例如公義,因為它已經得到了一種極大的權力,就是話語權、詮釋權。一個傳媒如果放棄了這種義務,卻使用其權力去擦鞋、去抹黑反對者,甚至僅僅因為不提供公眾教育,就會受到大眾所厭惡。

一間傳媒公司應該做甚麼、不應做甚麼,廣管局當然有一份責任,但公眾的期望亦如此。我喜歡喬寶寶說他愛TVB,因為畢竟我們太不老實,只有承認自己是喜歡,還是討厭,然後才有討論理由的可能性。很多人對TVB很失望,或是不再期望,但ATV又可以做甚麼?沒有人知道,因為香港裏,還是太多人喜歡呆坐看無聊的劇集,即使一邊在鬧,而太少人能坦白而認真說出,到底電視應該播放甚麼。

The Nok

沒有留言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