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-03-12

關於搞笑的幾件事

(一)
「搞笑」是所有男性的必修科,三十歲以前就必定要學習好幾個笑話,能夠在宴會飯局或是閒聊之中逗大家一下,才可以稱為擁有健全的社交能力。即使三十歲以後的男人,大多數就只有同一系列笑話,講完又講,但畢竟也算是一種生存之道,值得敷衍。

關於幽默感,在大學甚至會開一科來專門研究,因為這件事實在太詭異。千萬年以來,數之不盡的人,尤其是男人,都希望搏紅顏一笑,甚至用搞笑來搵食,因為幽默正是一個不解之謎,還未有人能夠準確說出令人發笑的要素究竟是甚麼。

單單是幽默感已經有太多種,例如周星馳、黃子華、Simpsons、Mr. Bean、陶傑、林狗、森美,有所謂無厘頭式、反思式、諷刺式、身體語言式,有些單單是出現、講句話、做個表情已經好好笑,有些靠精警隱晦的對白和punchline,有一些就靠急才做押韻、用聯想和黃色材料,還有一些就像朋友們圍來起鬨胡鬧,百貨應百客。

(二)
至於為甚麼太少女性笑匠,卻是另一個故事。不單止太少出色的喜劇女演員,連唱獨角戲都能搞笑的女星,或是文章辛辣惹笑的女作家也沒有,而且僅僅是圍繞身邊,會在聚會時連珠對應鬼馬爆笑對白的朋友,亦極少是女性。這個現象該怎樣解釋?女性日常不需要逗男性笑、女性天生就不擅於搞笑、還是這笑話的極致通通是黃色的,所以只有男性喜歡講?

(三)
有些人說我的講座笑就幾好笑,但重點不太清楚,也許因為像一個表演,多過一場教育講座。事實上我很懷疑到底學生們,有沒有一點點理解或記得講者任何的說教,因為每一個人最記得的,其實都只有自己的意見,亦即是只會記得自己早已認同的東西,而悶就代表沒興趣,沒興趣的事誰會想去同意?

為甚麼周星馳和黃子華的話那麼入腦,正是因為好笑,好笑就自然會認同,認同就自然會記得,而且更加要記得,因為原來自己的想法,可以用這種有趣的方式表達,這就是我們自戀的一種表現形態。只有令人笑,一句說話才能夠進入人的腦和心。

(四)
有一種笑叫做嘲笑,就是這種笑,令世界上太多值得做的事,都沒有人再做了。有些事情就如同愚公移山,又像信仰一樣,嘲笑吧,因為真正有貢獻的人,從來都不是嘲諷者。

The Nok

沒有留言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