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-02-23

旁觀以外

拍攝別人在痛苦中的樣子,是一件不道德的事嗎?可能不是,就像在戰火之中的民眾,他們看見自己的境況在報章之中刊登出來,荒涼的家園,麻木的表情,蒼白的面孔,飢餓的身軀,茫然的眼神,無一不是痛苦的象徵,是不是也許可以引起國際間的關注?是不是也許呼喚出大家對戰爭的反感?是不是也許會有一絲希望和救濟可以出現?痛苦的照片,不一定是不道德,就像蘇珊‧桑塔格(Susan Sontag)所言。

《旁觀他人的痛苦》 (Regarding the Pain of Others)作為桑塔格名著,僅僅是標題已經讓人感到不安,難以坦然,因為我們每一日都做著同樣的事情,就例如我們以報章雜誌的新聞作為食糧,作為娛樂,作為我們享受的一部份。不僅僅是旁觀,還代表著一系列我們將自己的快樂,建築於別人痛苦之上的行為,也因此,刊登別人的痛,在這個社會早已被視為不道德。

另一點令人痛恨這類照片的理由,在於痛苦影像的四處充斥,消磨了它們本來該擁有的震撼力,令人對於世界上的痛苦習以為常,無法感動行善的力量。當然,如果行善必須依靠感動來進行,那麼世界上並沒有任何媒體適合記載這個世界的常態──戰爭,即使是戰爭文學,在書本蓋上的一刻,就註定了感動的消退。真正令人麻木的不是照片,而是事實。

為甚麼還是有人前仆後繼把這些照片影出來,甚至趕往戰場,冒生命危險就為了換來一些人們已經習慣了的相片?也許背後真的有一種道德力量︰相片裏頭,戰場之中的那些人的那些感受,即使僅有一少部份能傳達給群眾,那已經是一份功德。也許會有一個人、一群人,將焦點從照片上挪開,思考裏頭所揭示的事實,然後這個世界或著會變得更好。

旁觀,並不是自古以來的習慣,那是相機和傳媒時代下的產物,以往人類對於痛苦只有兩種印象,不是親身感受,就是道聽途說。如果行道德,需要有道德的想象力,就好像我們視同種族的災難如自己的災難,別國的災難好像事不關己一樣,正面的觀看這些照片,是不是可以擴闊我們的道德胸襟,對世事的了解,更透徹一點?

The Nok

沒有留言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