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-01-22

改變世界的方法 2之2

甘地的故事之所以特別,因為他本人,就是有關「民主」的最佳回答。

曾經有同學質疑過,所謂民主,只是多數人的暴政,少數服從多數,就是「人多蝦人少」,亦是透過票數,來劃分「民」和「主」,本質上依然是專制,加上「民眾是愚昧的」這類格言,幾乎可以肯定,民主政制是西方社會一種強加於東方國家的議會遊戲。比起多數人的暴政,一個賢明的君主,更會有效地保障人民的幸福。

多數人的暴政,不是沒有人玩過,至少中國就玩過,還把中國文化活生生地革命了一番,所以不要怪那些害怕民主的人,因為下一個被鬥的地主,也許就是他們。

亦因此,越來越多人理解到,民主並不是一人一票,而是所有人都臣服平等的理性原則,正是因為我們相信人類整體的幸福,不是來自武力,不是來自運氣,而是來自理性。所以真正的民主精神,就是伏爾泰名句的原則,即是言論自由的平等,以邏輯和理據說服別人,直至獲得最大的幸福。太理想化嗎?對,企圖讓所有人都發言,然後還要得到最好的共識,在歷史上和個人經驗上幾乎沒有試過,這就是太理想化;正如一個不需要向人民交代,已經能夠坐享極大權力和薪金的人,期望他會為群眾做些德政,亦是同樣理想化。

民主的踏實,在於它承認政府的不可靠,在於它承認集中的權力令人腐化,在於它承認共識不容易達到,但至少每個人都有自由發言,是政府最能夠做的事──即是甚麼都不做、也不干預。對,關於民主和理性的故事,已經有太多人講,至於那些強調對話的現代民主,亦有很多人著書立說。畢竟,最重要的問題,還是為人民發聲的人,到底幾時才會勝利?

如果這兩點都能夠說服人的話,勝利就不遠了︰

(一) 甘地是勝利的,至少可以讓我們相信,原來政治就是表達自己的選擇,而不是使用暴力,去令其他人不能再表達自己,即使大家的選擇不同,而世界就最終會改變的;一個用暴力換來的政權,最終會成為另一個專制政權,因為人民都看見那是力量的勝利,而不是理性的勝利,然後當權者最害怕的是甚麼?就是有下一個暴力群眾。

那麼可以用暴力來爭取話語權的平等嗎?同樣不能,所以甘地所選擇的,只是絕食,只是限制自己的行動,因為他所需要的,是理性的勝利,唯一值得炫耀的,是人類的理性。社會運動的帶領者和參與者,你能夠明白嗎?

(二) 當權者說︰「年青人表達意見時,不夠理性。」其實他是對的,因為這裏的理性,不是指你們反對的理據是否充份和客觀,在這裏我會被理(曲)解理性為「有效的手段」,因為一個世界的改變,還是需要現在有權力、有條件的上岸者插手,要打動他們進行思考,注意你們的聲音,欣賞你們的論據,而不是注意你們的行為,直至有一日世界終於改變。

至於那些用肢體作出行動的人,雖然偏離了理性的區域,漸漸移向暴力的另一端,但別怪他們,因為他們都焦急了,作為已經上了岸的你,可曾表達抗拒暴力之餘,讓他們知道自己的聲音,原來你也在聆聽和理解呢?至少,提出對題的反駁,遠比沉默,有意思得多,你能夠明白嗎?

The Nok

沒有留言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