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-11-23

古老的足球

人為錯誤是球賽的一部份,國際足協如是說。

白禮達,國際足協十年多以來的主席,這十年來世界變化很大,由互聯網、手提電話、911至金融海嘯,人的價值取向不但大覆度改變,連生活模式也逐步變更,比方說遇到有人在街上衝突,我們的反應不再是躲避或是勸和,而是拿手機拍下來,放上網;又比方說,我們要知道某間機構是否信得過,我們會上網查而不是問朋友。所以我們都說,白禮達食古不化。

例如很多人相信,如果有錄影重播,那麼亨利的手球不會變成入球,而愛爾蘭就不會以這種結局無緣南非世界盃;又或是如果有晶片,足球是否過了白界線就有了客觀的判定,沒有球隊再需要含冤受屈;又或者至少,加多兩名底線旁證,已經可以減少錯誤。最後一項不涉及高科技,國際足協還有甚麼理由拒絕呢?難怪大家唯有用陰謀論去解釋,例如保留一些因素,去決定世界盃的參加者,因為法國比愛爾蘭受歡迎。

那邊廂,游泳比賽卻完全擁抱高科技,就像每個選手都爭相穿著最高科技的泳衣,並且因此而登上了體育版頭版;又好像水立方的設計,以獨特的去水方式,減低水流以方便選手締造紀錄,為京奧添花;至於到達終點一刻,當然是用電子觸感器決定勝負。值得安慰的是,菲比斯拒絕穿高科技泳衣,然後還贏了世錦賽,順手打破世界紀錄。

為甚麼值得安慰?為甚麼要拒絕穿高科技泳衣?如果實力如外星人的菲比斯,還要穿上最強的戰衣,那麼他就會更快更強更厲害,人類的游泳紀錄又可以大大推前。糾正一下,也許就已經不再是人類的世界紀錄了。值得安慰,正是因為菲比斯是以人的身份,為我們提供突破人類身體極限的歡悅,那不是xbox奧運的世界紀錄,那是人類奧運的世界紀錄。

足球,被稱為最受人類歡迎、最原始的球類運動,只要一個波,任何地方都可以進行比賽,每一個踢波的人,都可以較易感受到它的樂趣,甚至只是旁觀者。所以,足球本來就不需要球證的,每一個參與者都應該臣服於足球的規則下,盡情盡性地踢,它的本質其實是樂趣。

如果我是白禮達,我也許比他更煩惱,因為我喜歡足球,儘管我只踢過很少很少次,球技和體能都差,但我知道足球比賽,的確是人和人之間最愛的遊戲。所以我更難理解,為甚麼還有人願意做球證,一個能決定比賽勝負的第三者,所操控的不再只是一場競技,而是一盤大生意︰因為亨利的手球,不只是一個入球,還是廣告商、贊助商、主辦單位一個黃金入球。

將球證逼往壓力的邊緣,把足球比賽每一腳都變成錢,這才是國際足協真正跟不上的主因,至於香港的球迷,並沒有要求本地賽事加入即時錄影帶重播,香港足壇毋須面對這種煩惱,真是一個吊詭的諷刺。而打慣winning的我,不是任何隊伍的球迷,不想要高科技球賽,也不想要現實版的winning。

The Nok

沒有留言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