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-11-20

妥協者

沾污雙手,形容人幹了一些可怕的事,例如殺人;殺人還不一定可怕,但為了個人利益,就去殺人就是可怕;而更可怕的,必是為了自己的私慾殺人之餘,還要滿嘴冠冕堂皇,這就是沾污雙手。為甚麼是雙手?因為兇手必定清楚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,不是藏於背後和腳下,又不如眼和耳的直觀和直覺而無意識,他們早知道這一切是故意污穢的,只是還要做,還要弄污,那是明知故犯的罪惡。

所以有些人很抗拒沾污雙手,萬一要求他們做一些醜惡的事,例如向上司抹黑同事,那些人會感到厭惡,因為雙手都因此而染污了。但假如,這個人能影響某個第三者去向上司投訴,甚至因此令他升職,這就可以接受了。因為這一切,看起來不像是他自己打小報告,不是他為求升職不擇手段,那不是自己的雙手沾污,道德責任不在他身上。

所謂道德責任,到底該怎樣去定?行惡,卻假借他人之手,可以心安理得嗎?可以的,有很多人感到可以的,用「匿名信」去投訴親密的朋友,借他人之口羞辱討厭的親戚,甚至利用傳媒和群眾,消滅敵人的發言權。為甚麼有些人可以這樣心安理得?他們看起來都是道德主義者,卻是虛偽而妥協的,他們的準則是如此浮動,輕易就能替自己開脫。

皇家騎士團II 是超任一個殿堂級的遊戲,以2D畫面造出3D戰場感,節奏得宜的操作,史詩式具歷史感的故事,鮮明性格的角色群,華麗的絕招和畫面,著名的隱藏元素和禁斷絕技,通通加起來到今日仍然能稱得上優秀的作品。故事主幹最大的分枝,到今日仍然有人討論︰「為了理想,可以沾污雙手嗎?」主角身為將領,為了有效打擊敵人,必須接受上司命令,假裝敵人來屠殺無辜居民,他必須在此關頭作出選擇。

屠殺的話,那就絕對是邪惡污穢的一個選擇,但能確切迎來理想的勝利;拒絕的話,自己就會變成上司的敵人,前景更黑暗,國家和平將更是遙遠;你會怎樣選擇?但問題還不只是選擇,而是裏頭的道德責任還該由誰來負?很多人就好比那個上司,只要不是自己親手屠殺,晚上就能睡得著了嗎?這種道德主義者,還真是可怕。

是的,還有另一種,有些人面不紅耳不熱的接受了任務,因為他確信自己只是軍隊中的機器,一如刑場中的劊子手,他的工作就是砍頭,吉時一到令牌一發,人頭就要落地,即使劊子手打從心裏相信甚至知道犯人是無辜的,又如何?所以作為執行者從來都不應該負上道德責任?

很多人會討論二次大戰中,納粹德軍中的軍人應否負上戰爭罪責。其中最大的爭辯,就是軍人作為人類有自由意志,不應該隨便接受不道德的命令。但軍人們又可以如何抗辯呢?如果我們的道德要求是「捨身成仁、殺身取義」的話,肯定軍人們即使要被軍法處死,都要拒絕屠殺命令;如果我們較為寬容,則可以要求軍人們在不被過份逼害的情況下,作出人性選擇;但假如我們認為軍人都只是「搵食姐」,則應該接受他們的抗辯,即是凡上司叫到,都應該服從,因為軍人都只是一份工作。

有時真的觸目驚心,一組人商量做壞事,決議的人自覺無責任,因為動手的不是他,執行的人又自覺無責任,因為他只是一個機器。在這群虛偽而妥協的道德主義者前,任何恐怖的事都可以發生,然後他們又會自圓其說,對得人,拜得神。多可怕。

The Nok

1 則留言:

kite 提到...

人其實就係咁, 有好多時候未去到閣下所講到咁大仁大義既情況,都會做出不道德既決定或行動.
就係建基於於文章所提及,決策的認為唔係佢執行,執行的又覺得佢只係奉命行事.
就係因為這種麻醉自己的諗法,覺得行動同思維係可以分開責任的. 人先會可以做出很多匪夷所思的惡行.
只有每人都向自己的思維同行動都承擔責任.世界先可以減少不義事件的發生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