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-11-13

別過界

每個人心裏都有一把尺,替身邊所有的東西量一量,好像三千元買一盞檯燈實在太貴,但用來買一部冷氣則剛剛好;又好像只有五日假期,去歐洲就不化算,去日本就剛剛好;甚至放工後只剩下三小時空閒,去打籃球應該不夠時間,看一套電影就剛剛好。

是否有這麼一把尺,計算著我和你的距離?為甚麼會這樣有趣?因為我和你是朋友的關係,你就不介意對我說出你的所有事,你願意和我午餐,你樂意跟我行山,但如果是街上某一個陌生人想和你拍一張照片,也許會把你嚇一跳,急急腳的要走。陌生人和朋友,就是因為關係不同,行為的尺子也不同,完全不同。

但陌生人與朋友之間的界線,又是否這樣清楚呢?會否有一把尺子,能夠告訴我,現在和你的距離,正好是陌生人,還是朋友,抑或是一個陌生的朋友呢?

在網上對話的時間甚至多過家人,怎麼相見的時候,依然感到陌生?很多人說,上網交友要小心,因為大家都很假。難道做了一星期同事的就不假了,可以單獨相約進膳行街看戲麼?我們是如此依賴眼所見的眉目表情,身體接觸到的微暖體溫,從心底裏相信,在前面的是真正的人,即使彼此之間的關係是薄弱得緊要,卻依然是朋友,但隔著屏幕的人,永遠是陌生的人。

所以心中的尺子是這樣既模糊又矛盾,還有一種叫作曖昧。甚麼叫做友達以上,戀人未滿?朋友和情人之間的界線是一種觀念,就是異性交往可以是友誼,但永遠都不是終點,總會當大家在這條線上一直發展下去,相處、經歷、分享之後,下一站就是戀愛。你身邊有幾多對朋友,正朝這個方向走?火車未到站,這個狀態叫做曖昧。

事情恐怕又不是這麼簡單,因為火車也許會飛站。他說,做朋友過了頭,就永遠都做不回戀人了,就因為他們已經相識超過四份一世紀,那一份感情早就昇華為一段永恆的友誼,在外人看來是不可思議,叫車剎停的燈號到底去了哪裏,那個燈號又是甚麼?是從來沒有,還是大家都錯過了只有一刻間的觸動?

如果每個人的關係,都有一條清楚的分界線,並且會在身上顯示出來,這個世界會簡單得多,只要一看,我就知道和你到底怎麼樣,下一步該怎樣做,是戰爭,抑或和平?但這個世界又會變得太乏味,活在一個太清楚,沒有曖昧的地方,失去了彼此試探和誘導的互動過程,人與人之間只有白紙黑字的交易和計算,不再有幻想的空間,不再有腦內自娛的情趣,不可惜嗎?

曖昧的樂趣,永遠都像伊甸樹上的禁果,引誘人再踏前一步,一旦吃下卻不能回頭。

The Nok

沒有留言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